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首津

喜欢这山,这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山羊不吃天堂草》的点滴记忆  

2010-01-21 12:37:51|  分类: 读书学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近几日,囫囵吞枣地读了曹文轩的小说《山羊不吃天堂草》。去年暑假的时候,我读过的曹文轩的《草房子》,是反映几多年前农村学校里的生活与故事的。这部小说,曹文轩把笔触从农村转向了城市,转向了城市的大街小巷乃至旮旯。尽管如此,这篇小说的主人公——三和尚、黑罐、明子仍还是来自农村,一个贫苦的乡村。主要人物的思绪还是与农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根绝不断。

《山羊不吃天堂草》这篇小说,向读者展现了他细致入微的景色描写,展示了细腻的生活化的比喻句,言词表现了作者深刻的观察力与丰富的想象力。

这是深夜时分。城市在酣睡中。秋风好像无家可归的流浪者,在无人的大街上游荡着。夜真是寂寞。发蓝的灯光毫无生气,疲惫地照着光溜溜的大街。秋风摇着梧桐树,就是大街上就有斑驳的影子在晃动,像是一个灰色的梦。偶尔有儿片枯叶离了偎依了好儿个月的枝头,很惶惑地在灯光下晃动着。其情形,像一片薄玻璃片扔进水中,在水中忽左忽右地飘忽着下沉,不时地闪出一道微弱的亮光。它们终于落到地上的枯叶里。当风大了些的时候,这些枯叶就顺着马路牙子往前滚动,发出干燥而单调的声音,把秋夜的静衬得让人感到寒丝丝的。仿佛在极遥远的地方,传来一声火车的汽笛声。这里有一座高大而古老的大主教教堂。教堂顶上,那个十字架在反射到天空中的半明半晴的灯光中,显得哀伤,又庄严神圣。在深邃的夜空下,这个凝然不动的简洁的符号,还显出一派难言的神秘和威摄力量。

生活于农村里的人对于城市的感觉大抵如此吧。

附:

《山羊不吃天堂草》片段

明子觉得自己被一泡尿憋得慌,便去找厕所。他很容易就找到了,但那个厕所总是朦朦胧胧的。他好像从没有见过这个厕所。他有点犹豫不决,他想让自己拿定主意,可头脑模模糊糊的,生不出清醒的意识来。尿越来越憋人,小腹一阵阵刺痛,伴随着,还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。他搞不清楚自己的这泡尿是撒呢还是不撒。他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根很重,仿佛被捆绑了似的。他想挣扎,可意念似乎又不特别清楚。一会儿,这些感觉又慢慢地消失了……这是深夜时分。城市在酣睡中。秋风好像无家可归的流浪者,在无人的大街上游荡着。夜真是寂寞。发蓝的灯光毫无生气,疲惫地照着光溜溜的大街。秋风摇着梧桐树,就是大街上就有斑驳的影子在晃动,像是一个灰色的梦。偶尔有儿片枯叶离了偎依了好儿个月的枝头,很惶惑地在灯光下晃动着。其情形,像一片薄玻璃片扔进水中,在水中忽左忽右地飘忽着下沉,不时地闪出一道微弱的亮光。它们终于落到地上的枯叶里。当风大了些的时候,这些枯叶就顺着马路牙子往前滚动,发出干燥而单调的声音,把秋夜的静衬得让人感到寒丝丝的。仿佛在极遥远的地方,传来一声火车的汽笛声。这里有一座高大而古老的大主教教堂。教堂顶上,那个十字架在反射到天空中的半明半晴的灯光中,显得哀伤,又庄严神圣。在深邃的夜空下,这个凝然不动的简洁的符号,还显出一派难言的神秘和威摄力量。

在教堂的背后,沉浮在夜色中的,是一座座高大的现代化建筑。它们的高大,使人有一种渺小感和一种恐慌感。它们是在仅仅几年的时间里而,令人吃惊地矗立在人们的视野里

的。它们把辽阔无垠的空间变得具体了,也使空间变得狱小了。它们使人无法回避。但这个城市里的人,并不都知道,这些建筑在白天或是在黑夜,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。这些建筑

的不断凸现,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变化,仿佛它们是属于另外一些对他们来说十分陌生永不可沟通的人的。

与教堂的神圣以及这些建筑的高大形成一个极大的反差,明子他们师徒三人所栖身的小窝棚,在这夜色中,就显得十分猥琐和矮小了。

小窝棚搭在距教堂不远的一座大楼后墙下的一片杂树林里,是他们用从建筑物的废墟上捡来的木头、油毡和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塑料薄膜以及纸箱板等搭成的。白天,当明亮的阳光把大楼照得更加华贵时,它看上去,就像是一大堆垃圾。

他们来到这个城市己经半年多了。至今,明子对这座城市还是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。他觉得这个他生活十其中的世界,是遥远的,陌生的,永不可到达的。城市对他来说,是永不可解释、永不可捉摸的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有时,他隐隐地还感到了一种恐怖感和一种令人难受的压抑和悲哀。他在小豆村生活了十六个年头,很少想到在两千多里地以外还有这样一个世界。他原以为,世界本没有多大。他六七岁时,甚至认为,这个世界除了小豆村,还有一处地方,离小豆村大概要走一大一夜的路程。世界就这么大。当半年前,他和师傅、师兄又坐汽车又坐火车地行了两天两夜,被抛到这座城市时,一方而他感到惊奇和激动,一方而又感到晕眩和紧张。这个在小豆树机灵无比的孩子,常常显得局促不安、愚蠢可笑。他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卑下心理。当他很呆笨地站在大街上。一群饥饿的山羊,面对长的鲜嫩诱人的天堂草,却不肯将头低下,几天后,竟一只只壮烈的倒下……

明子是个木匠,十六岁那年,跟着师傅三和尚和师兄黑罐离开小豆村,来到这座城市,靠做木匠活为生。对这个城市,明子是茫然的,城市带给他的有太多太多的不知所措,他显得是那么局促不安、眩晕、紧张。这个城市对他来说是陌生的,遥远的,永远不可到达的。城市这个是永远不可解释的,是永不可捉摸的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也许是什么节日到了,站在城市街头仰望,夜幕下,会觉得这是神路天街。他们这些来自穷乡僻壤的木匠在兴奋目瞪口呆后,滑入了深深的无聊的心境,他们瞧见了他们与这个世界的隔膜,这个世界越是向他们呈现辉煌,呈现千重魅力,这种隔膜就越深是深刻。

“这个世界与我无关”他们脑海里不会清醒的总结出这样一句话,但一种朦胧却挥之不去的潜意识已沉淀在他们心灵深处。这个世界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,这个世界是永远也注意不到他们的,因为他们过于卑微和无足轻重了,尽管他们每天辛苦劳作,甚至比那些充分受用这个世界的一些人们付出了更多的心血和力气。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有了他们而觉得增色,他们只是他们自己,他们永远只能在远远的地方看看这个世界,他们是这个世界的过路人,所以融不进这个世界,虽然他们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他们的身影随处可见,但是终究只是表面而已,它们与这个城市是分开的个体,离开了就毫无瓜葛。

可是明子不能离开,家里需要他寄回去的钱,前几年,养了一群羊,草不够吃,羊已经饿得东倒西歪了,明子和父亲把羊群运到那片草滩,那草滩在阳光下笼了一层淡淡的雾,像透明柔软的棉絮,是纯净的安静的,父子望着草滩感激得几乎要跪下来,这是救命的草,有了这些草,羊就会长得很肥很壮,明子家就会有一笔不菲的收入,令人紧张的是,羊群不吃这种草,他们宁可呆呆的站着,饿得在风中颤动,可在这草滩上,只有这一种草——天堂草,纯净得没有一根杂草,于是羊群一只只倒下,或侧卧或屈着前腿伏着,温柔安静,没有痛苦像是在做一场梦。这的确是一场梦,梦中明子一家以为可以靠羊群赚钱,没想到梦醒后掉进了深深的困境中,明子需要不断干活,赚钱还债,他像一只小耗子拖着一把大铁锹,过分沉重的负荷既压着他的肉体,也压着他的心。

天堂草的名字很高贵,他长得也确实有几分高贵气,很有教养很有风度。可是羊群不吃,明子不知道为什么,明子的家人也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明子来到城市,才会渐渐明白,不是什么好东西都适合自己,每个人有自己生活的世界,离开了自己的世界,如同鱼离开了水,只能挣扎,奋力抵制,就像明子,离开了家乡,城市在怎样耀眼,也不能带给他归属感。

当最后一只羊倒下时,明子低地垂下了脑袋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